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海大学首页
一缕桂花香
作者:谭冉           发布时间:2011-11-16          文章录入:李闪星

我还未来得及感叹这个夏天太短,空气里已满是桂花香,悠悠地飘在这薄薄的初秋。彼时,丹桂已然飘香,秋风送着凉爽,金秋十月在我们伸着脖子的期盼中也该来了,月底的这几天在长假的前夕憋着,仿佛过了足足的一个世纪。

我摘下一手的桂花,捧在手心尽情地一闻,贪心地想吸进这全部的精华。我将这些小花放进我书包两侧的袋子里,将我每天的心情拨弄得很精神。我想这是我不拒绝这干燥秋天的唯一原因。

沐浴在浓香里,走在南京的街头也还是桂花香,街角还有“桂花鸭”这个掩映在梧桐树下的店面。想想来南京已是第三个年头,意味着在学校里遇到的陌生同学大部分都要称我们为学长学姐;意味着我们已三年没有在家仰望那中秋皎洁的明月。是流光易把人抛,还是你抛弃了荏苒韶华?三年前的秋天你在哪?抑或十年前那时的你还记得否?那时你身边是否也有一缕桂花香?

我想起了高中校园的四季桂,还有食堂周围那一大片的栀子花。到了最葱茏的夏天,那个角落伴着一条石子小路和石椅,美得像个伊甸园。毕业的那天我们在那里疯狂地照了很多合影,笑得最大声,把高考前夕的压力都赶走了。追随着记忆的脉络,我回到了高中晚自习的教室,我们偷偷聊天,还要高度警惕防着窗口会忽然惊现的班主任;有时做题累了一抬头,就可以闻到一阵桂花的清香,可能因为是四季桂,我记不清那是春夏还是秋冬;下午的时候从食堂出来,可以听到校园广播总是在放着耳熟的歌曲,那一年周杰伦的新歌总是最受广播台欢迎,而到了毕业的六月总是可以听到煽情的《朋友》、《青春的纪念册》。那时我高一。可是不知为什么到了我们毕业的那一年我再没有听到伤感的毕业歌曲,我想可能是因为高三,大家都学习,一放歌曲,我们会马上关了教室的广播。

高二是最放肆的一年,我们五个人疯疯癫癫,一到课间就满教室追赶打闹,招摇过市。作为班上最热闹的一群人,我们还给自己取了团队名:五巨头——那时我们正好在学世界史。天天在班上制造各种笑料,那时我们也像现在这般很闲,上自习课,躲在教室的最后用小DV看电影。当年我还当着团支书,偶尔晚自习,班委会被班主任老师叫到办公室开会,那是我最happy的时候,可以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地打发这漫长的晚自习。在老师的带领下,打着所谓建设班级之类的幌子,开始各种畅谈、侃大山。当然老师才是意见领袖,现在想想,当年老师估计也很无聊,才会开这么多的班委会。我从不勤奋,还拉帮结派地吵闹,结果那一年结束还考了全校第一,现在想起来真是佩服自己。那也是最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年。

到了硝烟弥漫、战鼓密集的一年,我想一定是我当时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做数学数列题,背唯物论,背地图,看世界史古代史上了。以至于我现在回想起高三,只能想到一些零碎的画面:老师在讲台上一遍遍地放着ppt,说着土地制度;谭老师在寒假放假的前一天花了两节课唱歌给我们听,那天是腊月二十五了,谭老师帅帅地唱着信乐团的《海阔天空》;还有死党阿丘穿着一身的运动服向我抱怨她撞衫好几次了,再也不要穿这身衣服;还有高考前几天我大病一场,数学李老师和黄老师在办公室给我泡药。他们肯定没敢告诉班主任,我也没敢,大病初愈的第二天我在毕业照上笑得最灿烂。

宿舍外面现在下着小雨,空气里还是有淡淡的桂花香,我好久好久没记起这些。那些年一起看过的篮球赛,跑过的田径场,还有那一缕桂花香。每年的教师节我会给每位老师认真编辑一条短信,虔诚地发送。可是那些曾经的疯狂的青春现在是否已散落在尘埃的角落,没被我们拾起?那天,我偶然听到《听妈妈的话》,忽的一下将我拉回高一,差点没掉下泪来。

我在南京过的很好,你们呢?

我发誓,在以后的年岁里等我再回首现在的大学岁月,也一定是充满感怀和想念。这是时间的魔力,也是岁月最迷人的地方。让你忍不住回望,却也在此时为你雕刻了最美的年华,只是待你多年以后欣喜而感伤的打开这本诗意的青春画册。

我衣着单薄,面向这不晴朗的夜,想着,要不要召集大帮人马去看五月天的《追梦》···

一缕桂花香,牵出满树的秋思,串成朵朵记忆之花。你闻到了那浓而不妖的桂花香没?还是你也想起一段段过往的成长时光?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入口 | 联系我们 | 校内链接 |
| 河海大学·校报编辑部版权所有 © 2005-2006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本网站由 思源网工作室 设计开发
投稿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