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海大学首页
九月的最后一天
作者:王乐风           发布时间:2011-11-16          文章录入:李闪星

我唯有,不知该如何表达的感激。如同啜泣的哽咽。那么的轻又那么的重。

早上醒来,手机的振动提示:9月30日,九月的最后一天,平凡的像落叶归根般,可再多停留一秒,又是那么的不寻常。九月的最后一天,恩师的救命之日。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设定下这样的提醒。本是一个无须提醒的日子。怎么可能忽略或忘记? 

九月的最后一天,秋天的气息,北方的天气有几分凉意。深夜整个宿舍楼一片寂静,而我们宿舍却忙成一团,不争气的我又生病了。黄晕的灯光映在我疼得苍白挂满汗珠的脸上,僵硬着柔和。刚开始我坚决反对室友给您打电话,因为年近半百的您已经上了一天的课本身就很累,我怎么忍心深夜再去叫醒您。那时的我只愿天早点亮,疼痛早点结束。后来我实在没力气反抗了,她们就给您打了电话。我清晰地记得您气喘吁吁地跑到我们宿舍,还没来得及站稳就急匆匆地背起正在疼痛中挣扎的我朝车子所在的地方奔去。当趴在您那宽厚的背上那一刻,静听着您那急促的喘气声,心真的好痛,我真想下来自己走一会儿,让您那疲惫的身体歇会儿,可是力不从心。

那段路似乎变得格外长,您的喘气声也越来越急促。那刻我似乎感觉疼痛少了点,或许是心理上的原因。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终于到了车子所在的地方,您急急忙忙地将我放到车的后排,一再叮嘱室友将我照顾好。在您开车去往医院的路上你时不时地回头看看坐在后排的我,那眼光中流露出的满是焦虑。每次到一个十字路口遇上红灯,您就变得更加焦急,还一直在自言自语"绿灯怎么还不亮,这要等到何时",我想或许是在人焦急的时刻时间会故意变长吧。

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次红绿灯,也不知道您自言自语了多少次,我们总算到了医院。那车子好像还没停稳您就立即打开后门将我背起直冲急诊室跑去。肃静的深夜医院,苍白的灯光打在雪白的墙壁上,让人不寒而栗。您焦急的神情终于慢慢的退下去了,大概是因为将我送到了白衣天使的手中,生命不再会有什么闪失。初步诊断完您又背着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奔波。您背着我去化验,拍片……流程总算跑完了,您将我送到病房。这下总算该歇口气了。可是事情总喜欢折腾人,由于我本身血管细,又加上脱水,针一直扎不进去,期间不知换了多少个护士,也不知被扎了多少次。躺在床上的我早已分不清是针孔在疼还是肚子在疼。护士似乎也失去了信心,一直在那唠叨嫌弃我血管细,嫌弃我特殊,说工作十几年都没碰到我这样的,那刻坐在旁边的您实在按捺不住了,“明明自己技术不行还说我们特殊,没看到病人这么难受你们还一直在抱怨,现在我们的问题关键是想办法把这点滴打上”您生气地说,着急面前你已顾不得那么多,什么理解体谅护士都忘了,因为在我印象中您一直都是很尊重她们的。或许是上帝被我们感动了,实在不忍心折腾我了,数次后针总算如愿以偿地扎进去了。

那一夜,坐在病榻前的您生怕扎进去的针发生点什么意外,您就小心翼翼地扶着我那根胳膊。就这样您整夜没合眼。

伴着窗外的救护人员匆忙的脚步声,我默默地看着您,想谢谢您可是不知怎么,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哽在喉咙说不出来,似乎那种感情已不能用简单的语言来表达。

今天9月30日,九月的最后一天,恩师的救命日。我唯有,不知该如何表达的感激。现在只想说一句:谢谢您,恩师,愿您在教育这片天地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入口 | 联系我们 | 校内链接 |
| 河海大学·校报编辑部版权所有 © 2005-2006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本网站由 思源网工作室 设计开发
投稿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