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海大学首页
莲子清如水
作者:王敏敏           发布时间:2011-10-31          文章录入:李闪星

一年前的某一天,一个嘈杂的街边,我已经忘记自己为何匆匆赶路,却清晰记得那个老人以及她竹篮里要卖出的莲蓬。那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到莲蓬,或者说是莲子。

我步履匆匆内心也焦躁不安,却只是一眼,那些莲子和着那首《西洲曲》便荡漾于心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瞬间便忘记周围是怎样的嘈杂。

“‘莲’即‘怜’,就是‘爱’的意思,‘子’即‘你’,‘莲子’就是‘爱你’,‘清’即为‘情’……”高中语文老师讲课的场景立刻就浮现于眼前。记得当时听着老师的讲解,我在心里不停地惊叹,原来那句诗是这么个意思啊……于是,那句诗,那个场景,就如水般婉转柔美地流过心底,也便留在心底。

现在,我才发现,留在心底的还有我那位把诗讲解得丝丝入扣的老师。以至于,在街边看到竹篮里的莲子,我首先想到的是那首诗,还有教我那首诗的语文老师。我默念着诗,在心里想着,等有一天我找到我爱的人我一定送他莲子,给他念那首诗,给他讲讲我的老师,恩,我一定要送。

又是一年教师节,网上藏在边边角角上的节日提醒,却填满我的眼,不经意间忆及从小到大的老师们,来不及躲闪。此时却发现词穷才尽,却也发现藏在内心深处对老师的感谢,说再多话也觉得苍白。

有一位老师,我会在每年的端午节想起她。她农历的生日是端午节,记得我们班曾经一起给她过生日。小学四五年级的样子,我都不记得那时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应该是梳着马尾辫的吧,因为我记得有一次在她的自习课上,她给我梳过头,扎了两个小辫子。

我一直把她当成是我的启蒙老师,就是因为她,我那么痴迷于语文课,以至于后来养成对文字的敏感,以及对生活的敏感。

下大雪时,她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带着我们逃课跑去操场滚雪球打雪仗。她鼓励我们在课堂上思考和说话。她写一手不算漂亮却很大气的字,她画画,不管是简笔画还是水墨,我喜欢就如喜欢她一般。她笑起来很像小孩子。她那些古灵精怪的想法,她甚至和我及另一个同学合作做了一个泥巴的大脚丫,我还记得她拎着水壶,和我们一起和泥巴的场景。还有她的爱情……所有的这些,在我眼里有时候她就是一个传奇,直到现在她结婚生子,在我心里,她还是一个传奇,我还是敬重并喜欢她,就像每年我记得她的生日一样。

昨天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宿舍,手里还拿着送老师剩下的几支康乃馨,当时想如果可以送给以前的一些老师多好……就是这么戏剧性,在地下通道门口竟然看到有人在卖莲子,此刻已是疯狂地在想那个教我《西洲曲》的老师了。

于是,那首诗,那个场景,那个老师以及关于他的所有片段又回到眼前。很喜欢他写的字,柔中有刚的那种,他也常常说字如其人。记得有一次我的习题册没写名字,他只是翻开册子瞥了一眼,就喊我的名字,我一边惊叹一边去领作业。其实,这种特异功能我也有,从小学到初中我几乎当了九年的语文课代表,也常常不看名字只看字迹就给同学发作业,那时候,我认识全班人的笔迹。只是,他让我惊奇的是,那是开学不久的一件事,他也只是认识我很短一段时间而已。

在他之后,“字如其人”的观念更深入我心,以至于我在了解一个人时,我必定要看看他(她)的字。

他曾在班会上说我是“宠辱不惊”的那种,现在想来也该是至高的评价了。他要求我们写周记,还给我们写大段的评语,每次周记交上去总会不动声色却又急切地盼望着他的评语。我喜欢他给我们讲解文章的样子,有时候他还会现场慷慨激昂地独白上一段时间,说的话文绉绉却气势不凡,或许这就是作为老师特有的快感吧。我忘不了他在我的试卷上写的“大意失荆州”几个字,有时候他的提醒只几个字就足够。他也会让我们去背诵冗长的课文,他会说“老夫聊发少年狂”,然后课本一合,那篇那么长的文章,他从头背到尾,一字不差。

虽然,他只教了我半年多就因为文理分科教理科班去了,我却一直喜欢并敬重他。

常常说知识厚积而薄发,我想大概感情也如此吧,最重的感情放在心里,也许是不需怎样绞尽脑汁地去想一些华丽辞藻的,也正如莲子般清如水。

昨天买了莲子,我会送给我爱的人,会给他念那首诗,给他讲讲那个老师。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选自《西洲曲》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入口 | 联系我们 | 校内链接 |
| 河海大学·校报编辑部版权所有 © 2005-2006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本网站由 思源网工作室 设计开发
投稿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