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海大学首页
纪念徐芝纶院士百年诞辰 我和徐老同在党旗下宣誓
作者:钱自立           发布时间:2011-10-31          文章录入:李闪星

这是一张老照片,一张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老报纸上翻拍下来的照片,照片的主人公是徐老和我,记录着我们同在党旗下宣誓的史实。

1980年“七一”前的一天,时年69岁,担任华东水利学院副院长,在力学界和教育界享有很高威望的徐芝纶教授和其他81位同志在华东水利学院党员大会上一道进行入党宣誓,恰巧会议组织者安排我和徐老站在一起,摄影师在拍摄照片取景时又把我纳入其中,于是就有了这一张我和徐老同在党旗下宣誓的照片。

徐老是我敬仰、崇拜的偶像,他上世纪三十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曾留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及哈佛大学,获得硕士学位。1937年回国后,一直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解放前,他不满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无能。解放后,他看到人民当家作主,祖国欣欣向荣,深感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他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一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治学严谨、一丝不苟,有自己独到的教学方法,取得了卓著的教学和研究成果,为国家培养了一批批专门人才。

1978年3月18日,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具有非凡意义。这一天,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徐老作为全国科学大会特邀代表参加了这次大会。邓小平同志在会上全面阐述了科技人员的政治地位、人才培养等重大问题,旗帜鲜明地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等著名论断,打破了长期束缚科学发展的思想禁锢,改变了知识分子的地位,开辟了解放思想、解放人才、解放科技生产力的一个新天地。邓小平同志的讲话给徐老带来了“春风”,因为有春风才有绿杨的摇曳;有春风,才有燕子的回翔;有春风,大地才有诗;有春风,人生才有梦。徐老振奋精神,不顾年老体弱,坚持工作在教学第一线,一边给研究生上课,一边继续编写出版了《弹性力学》、《弹性力学问题的有限单元法》(修订版)等学术专著,做出了新的成绩。徐老从中国共产党领导进行的改革开放伟大事业中,看到了国家美好的未来,看到了高等教育事业的兴旺发达,更加热爱党,信赖党,萌发了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并于1980年4月再次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所在的工程力学教研室党支部负责人,并递交了《入党报告》。 

徐老的这份《入党报告》,语言朴实,情感真挚,字里行间充分表明了一位老知识分子对中国共产党的思想认识过程,充分表明了一位高校教授在党领导下培养高级合格人才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充分表明了一位老科学家决心加入党组织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迫切心情。工程力学教研室党支部十分重视徐老的入党问题,经研究认为应该发展徐老这样的优秀知识分子入党,很快把情况向学校党委组织部作了汇报,并及时得到学校的答复。1980年6月16日,工程力学教研室党支部召开支部大会,讨论徐芝纶的入党申请,根据徐芝纶同志的一贯表现,一致通过吸收他加入中国共产党。

忆徐老,最感动的是他的人格。

徐老作为我国著名的教育家、力学专家,华东水利学院的主要创始人,他在教书育人、严谨治学、从严执教方面自不待言。但长期以来,人们对他由衷地怀念和敬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的人格魅力。

徐老对同志、对朋友、对学生从来都是光明磊落、坦诚相见。他心口如一,至真至诚,这并非溢美之辞,太多的事例可以证明这些评价。

长期和徐老一起工作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华东水利学院院长、河海大学名誉校长严恺同志是这样评价徐老的:“徐芝纶同志的为人做事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一是顾全大局,工作认真,只要学校集体研究定下的工作计划安排,他都能坚决照办,并且深入基层抓好落实;二是书教得好,写得也好,长期坚持在教学第一线,受到老师和学生的好评;三是人品好,人缘也好,说得少,做得多,从来不随意议论他人,不搬弄是非制造矛盾;四是政治上一直要求进步,60年代写过入党申请书,80年代又一次提出要求,我能够有机会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帮助他实现了期盼很久的愿望,感到非常高兴。” 

选择做教师,就是选择了责任和奉献。徐老1954年起任华东水利学院教务长,1956年起兼任副院长(任至1983年)。从三尺讲台走上教务长、副院长岗位的他非常强调要严格按照教育规律办事,在教学管理上是十分认真负责的。根据国家高等教育教学大纲的要求,他主持或参与制定的教学计划,要求各个系和教研组必须遵照执行,不得走样。他经常到系里检查教学安排情况,到教室听教师上课并听取学生的意见,然后在教学工作会议上予以指出,督促大家共同提高教学质量。晚上,徐老喜欢在校园里散散步,实际上,他是利用散步时间了解学生在教室里晚自修的情况。再就是看看教学楼的管理情况,如果发现办公室的窗户没有关好,他会通知工友把这些事情做好。 

有一天早晨,徐老走进教室给学生上课,班长“起立!”的声音喊得不响亮,学生站起来的时候稀稀拉拉、有站有坐、有先有后、很不一致。徐老生气地说:“重来一次!”然后,徐老用两分钟时间解释这件事,他说,他并不是一定要学生对他个人恭恭敬敬,重要的是作为学生,要在学校里通过一件件小事,养成良好的规矩和习惯,惟有如此,才能在将来做成大事情。

在徐老的教学生涯中,培养人才始终是他的重心,无论是科研、教学还是行政工作,他都一贯坚持“育人”这一核心。他献身教育,不计个人名利,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学识传授给年轻人,他常教导年轻人要严谨踏实地做学问。徐老的课堂讲授质量之高,早在40年代就已在师生中享有盛誉。他的讲课,内容精炼、语言准确、条理清晰、分析透彻、深入浅出、引人入胜。他在讲课中善于从学生的实际出发阐明基本概念,讲清基本理论,把思路、方法教给学生,启发学生积极思考,举一反三。他善于根据学生的实际以及生产的实际,恰到好处地将理论放在实际背景中去讲授,加深学生的理解与掌握。他从不满足于已取得的成绩,也从不因循守旧、墨守成规。他的讲稿每次讲授都要修改更新,因而他的助教愿意一次次听他的课,以获得新的启示。他在《怎样提高课堂讲授的质量》一文中,总结了“掌握课程内容,了解学生情况,适当安排教材,认真准备讲稿,做好默讲试讲,注意表达方式,及时检查改进,不断努力提高”等八方面的经验体会。该文已成为许多青年教师掌握课堂讲授艺术的入门教材。

徐老与所在教研室的教师们相处得十分融洽,对青年教师,除了工作上关心外,生活上的困难也给予帮助。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工资收入比较高的徐老和他的爱人伍玉贤,经常把一些熟悉的单身青年教师叫到家中,给他们煮肉吃。力学教研室的卓家寿老师结婚的时候,徐老放下工作,出席了卓家寿的婚礼。李咏偕老师结婚的时候,徐老也是持礼前往祝贺,婚礼上,他让李咏偕夫妇唱“敖包相会”,当唱到歌词“只要哥哥(妹妹)你耐心地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哟喂”时,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徐老高兴地说:“来了!来了!”激起大家会意的欢笑。

“精益求精是成功之母”,这是徐老自我总结的重要体会,也是他从事教学工作的自我写照。他认为:“无论做什么工作都应当精益求精,好上加好。什么事业都没有顶峰,要不断改进,永远不要自满。学无止境,教无止境,教书育人无止境。”徐老编写教材的实践就是“精益求精”精神最生动的体现。当《弹性力学》(上、下册)第一版于1978年出版并获全国优秀科技图书奖时,根据新的教学实践的体会,他已着手修订该书,并于1982年出了该书的第二版。1987年,第二版获全国优秀教材特等奖,此时,该书第三版已送出版社并于1990年出版。应出版社之约,他于1989年写出了英文版《应用弹性力学》,并于1991年由印度威利东方出版公司在国外出版。

“为力学而生”,这是徐老留给所有接近他的人最强烈的印象,而徐老则戏说自己成为力学专家是歪打正着。原来徐老一直是搞水利工程专业教学和研究的,由于建校时从各校调配来的师资大多是专业教师,基础课程的教师很是缺乏,所以原来的专业课师资就有一部分改为基础课的师资,徐老带头承担了工程力学、弹性力学等多门专业基础课的教学任务,这一改竟然就是一辈子为业,并且成为我国力学界的一代宗师,他编写的《理论力学》、《工程力学》、《弹性理论》等一整套教材,国家出版机关曾一版再版。他先后翻译过理论力学、弹性力学、弹塑性力学的外文书籍,译文准确通顺、文笔流畅,受到读者的称赞。

纵览这位教学巨擘的一生,你会发现他始终在用爱求解着教育、科研与生活的这道多元方程。徐老是一位卓越的力学家,也是一位著名的教育家。他的研究成果扬名世界,他的“桃李”构成共和国力学事业的脊梁。一生成就,化作桃李满天下。工程力学教研室的老师说徐老就是一个为了“桃李”的成长可以把自己身上的盛装脱给你而且为你的华丽出场把巴掌拍成几瓣的人。

徐老远去他乡已12年,我没有做过只字缅怀,只是在飒飒的秋风里,不时静静地翻阅、默诵徐老关于《怎样提高课堂讲授的质量》的讲话稿,唯从他那内容精炼、语言准确、条理清晰、分析透彻、引人入胜的讲话稿中捕捉他的音容与身影。

我们为河海有徐老这样的好领导、好党员、好老师而骄傲,也愿意学习他,像他那样做人做事。

(作者为水电学院前党委书记,现已退休)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入口 | 联系我们 | 校内链接 |
| 河海大学·校报编辑部版权所有 © 2005-2006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本网站由 思源网工作室 设计开发
投稿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