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海大学首页
春风化雨暖人心 三尺讲台有追求
作者:邓星宇           发布时间:2011-10-31          文章录入:李闪星

春风化雨暖人心  三尺讲台有追求

——访江苏省教学名师曹平周教授

曹平周,1956年生,我校土木与交通学院副院长,2011年江苏省教学名师称号获得者。

少年时代两次与教师结缘

曹平周入学早,6岁时就上了小学。四年级时,因“文化大革命”,全国都停课了。内心深处对知识的渴望使幼小的曹平周没有早早地结束自己的求学之路。两年后,他又重返了课堂,继续读初中。今天的曹平周回想起这段往事,用“我觉得我运气稍微好点”来形容那段可以读书的经历。高中毕业后,曹平周就响应号召“上山下乡”了。实际上,还没出发,品学兼优的17岁少年就被公社里管教育的副主任相中去当了民办教师。这也是曹平周第一次与教育结缘,那时他不满18岁,是教育选择了他。1973年,曹平周来到了离家很远的小山村做起了一群孩子的老师,虽然他还只不过是个孩子。

1975年,那时候上大学叫工农兵大学。一贯表现优良的曹平周,有着刻苦学习的作风,也就顺其自然地被推荐上了大学。此时,意气风发的少年有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当医生。然而事与愿违,县里没有分配到医学专业的名额。但这时招生老师的一句建议改变了曹平周的人生目标:“要不你去学建筑吧。”“嘿!学建筑好,将来我给老百姓多盖点房子不是蛮好的!”怀着这种朴素的感情,曹平周选择了人生的前进方向,来到了如今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工程专业读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曾经的经历让他无比珍惜读书的机会,他在学校里勤奋有加。1978年,曹平周毕业了,站在人生的又一个十字路口。“小曹,你留校!”总支书干脆利落的一句话让本该很复杂的抉择简单到底了,也就有了他第二次与教师的结缘,那年他22岁。后来,曹平周还顺利地通过了研究生入学考试,站在了新的学位高度上。然而,研究生的最后阶段,还没开始答辩的他就又走上了讲台,开始指导期末的学生课程设计了。

这时的曹平周渐渐成熟,不再是那个“被教师”的少年,在两次结缘以后,开始以教师的身份崭露头角,逐渐在教育的舞台上赢得属于自己的认可与喝彩。

崭露头角却依旧心怀感恩

上大学的时候,曹平周学的是工业与民用建筑工程。当时来看,我们国家还是以钢筋混凝土建筑为主,钢结构使用得少。然而在独具慧眼的专业老师的指引下,他来到了当时属于“冷门”的钢结构教研室。在向老教师拜师学艺的过程中,曹平周身上的担子与责任也渐渐重了起来。

1986年,建筑工程课换了新的规程和教材。8个班,4名老师,其中3位还是曹平周的老师。“那时候压力真得很大,我和我的教师上课像打擂台。教室是连着一排的,你的课上不好学生就可能到其他老师那里去上课了。”面对压力,年轻的曹平周没有畏惧,而是选择了努力。怕公式搞不清楚,他就自己把整本书的公式从头到尾推了一遍;怕授课过程不连贯,他就把讲稿写得详细再详细;怕讲课没有条理和重点,他就把要点全部画出来标出来;怕学生接受有困难,他就下功夫研究授课如何做到由浅入深、一步一步地引导……凭借着初出茅庐不怕虎的冲劲,他的努力很快得到了认可。1988年,年仅32岁的青年教师曹平周获得了教学生涯的第一个奖——西安冶金建筑学院教学评比一等奖。然而面对荣誉,他选择了更加敬业更加投入地工作。从这以后,可以说各种荣誉开始“顺其自然”地接踵而至了,曹平周的事业也从这个时候开始起航。

面对着手上那张填得满满的荣誉汇总表,曹平周摆摆手说:“这些都过去啦。”其实,仅仅是在刚刚过去的这半年多时间里,曹平周就又喜获了三项荣誉,一个是江苏省教学名师奖,一个是他指导的研究生获得江苏省的优秀学位论文,还有一个是《钢结构原理与设计》被评为江苏省精品教材。面对着这一连串令人羡慕的荣誉,面对着这让人惊讶的获奖频率,曹平周却仅仅一笑而过,也许在他的心中,真正享受的是努力过程中的那份满足与快乐。在交谈过程中,被他频繁提及的“感恩”两字深深地触动了我——“我觉得这是与组织的培养和同事的支持密不可分的。”面对荣誉的军功章,他把组织的培养与同事的支持排在了首位;面对荣誉的喝彩,他只是觉得自己做好了教学的本职工作。在我的一再追问下,曹平周也聊起了一些令他印象深刻的获奖经历:“我觉得有几个奖还是要把握的,那就是教学改革奖。教学改革一定要适应社会的需要,把握社会的需要,同时还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我们搞改革,是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如果我们的成果得到了推广应用,提高了质量,就是很好的结果了。”

这就是曹平周,初出茅庐就崭露头脚,讲求方法依旧不懈努力,满载荣誉却泰然处之,从不抱怨且心怀感恩。正如他自己形容的那样:不是我很优秀,我还是很平常的,只是一路过来,我还是比较努力的,一直到现在也是。”

把教学当作一门艺术的人

说起当老师的经历,曹平周的资历可算老了。实际上,从他16岁第一次与教师结缘至今,有近40个年头了。谈起教书的实力,曹平周可谓是全能型的选手,一路走来,教过小学,也教过大学,在大学更是把本科生、研究生一直到博士生全教了过来。年复一年,早已成为“老教师”的曹平周还有当年的教学激情吗?当我提出疑问时,他这样解释:教学是一门艺术。也许是看到了我面露的疑色,曹平周耐心地说到:“在教学上,从哪一点开始教授,从哪一点切入主题,怎么样由浅入深,如何引导学生去思考,怎么培养学生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等等,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对于曹平周来说,这么多年的授课使得那些知识早已烂熟于心,但如何融入新的东西,让课可以“越讲越新,常讲常新”,他也有着自己的法宝——坚持教学改革。与此同时,注重教学和科研的结合,教学和生产实践的结合。事实上,每次上课,曹平周的教案、PPT都在改,目的就是要把最新的知识传授给学生。

在谈到科研与教学的关系时,曹平周认为他们应该是相互促进的,他解释到:“如果一名大学教师特别是像我们这些专业的教师,不去做科学研究就不能站在学科的前沿,不及时把新东西融入进去,课就会很空。”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年过五十的曹平周,在科研过程中依然坚持亲临现场。“我不怕脏,也不怕累。”曹平周笑着说:“前年我们做的一个课题,是山东莱钢的一个气柜。高有120米,直径60多米,要到现场去做实验,我就沿着盘梯,一直爬上去,我说上边的监测我来做。”然而,繁重的科研任务是否会影响到日常的教学呢?万一出现了矛盾又该如何处理呢?当我提出疑问后,曹平周继续说到:“对我来说,一旦发生矛盾,首先保证教学,坚持教学第一!”说到这,他也与我们分享了令他印象深刻的另外一段经历。前些年,河海大学与清华大学联合进行了深圳大运会主场馆钢结构建筑实验,曹平周主持研究了这个项目。从物理实验开始到最后结束总共进行了19天。由于模型体积过大,难于搬运,实验迫不得已直接在宜兴的加工场里进行。在这19天里,曹平周一方面要进行这项极具挑战性的科研工作,另一方面又放心不下自己的教学任务。在明显的二选一的选项面前,曹平周却选择了第三个选项:他每天奔波于校园和宜兴的试验场之间,常常连夜往南京赶,目的是为第二天可以按时上课。“那时候真得很辛苦”曹平周说到,“但我依旧是坚持教学第一原则!课表是排好的,不能随便换,该轮到我上课,我就去上课。”

这就是曹平周,有着自己的教学态度,有着自己的教学方法,有着自己的教学原则。

以父爱之心关注每一位学生

父亲般心怀责任与爱心,曹平周在专业教育上努力做到因人而异,多元培养。在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不同阶段的教育问题上,他有着一套清晰的方法。他认为:本科生要打好专业基础,要有良好的综合素质,要有科学技术工作的思维能力;对于硕士生,要强化科技工作方法的提高,注重科学技术方法的培养;对于博士生,要注重科研创新能力的培养。当提到卓越工程师计划时,曹平周也有着自己清晰的培养思路。他始终强调要把握学校的特点,形成自己的特色。他说:“结合河海的定位,我准备培养三种人才:一种是卓越研究型工程师,主要从事研究工作;第二种搞工程设计,培养卓越设计工程师;还有一种就是将来进行施工管理的,培养卓越的建造师。所以河海的土木专业,我就准备按这三种类型来构建我们的培养体系。”

父亲般怀着责任与爱心,曹平周在学生的成长过程中,也时时刻刻地关注着他们的思想动态。在他的育人观念中,教师对学生思想品格的培养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学生首先要做一个好人,除此以外,要有思想,形成自己的见解。社会发展到今天,还要讲求协作,单刀匹马是不行的。”对于自己那几个课题组成员的培养,他设置了两条底线:第一个是道德诚信不能出问题,特别是学术道德;第二点就是不能搞不团结。如果超越底线,曹平周严肃地说:“我不会讲情面,我会清场的。”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用心投入教学,用心关爱学生的曹平周在自己的教学生涯中也一次次地体会到了那种桃李满天下的快乐和满足,也许这种精神的褒奖才是教师至高无上的荣耀。今年四月份,曹平周收到了83级学生聚会的热烈邀请并欣然赴约。去了之后,不禁感慨时光飞逝,曾经年轻的学生如今已纷纷步入中年。然而,当曹平周出现的那一刹那,好几个学生立即叫出了他的名字,这让他颇感意外。更意外的是,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了,在交谈中,曾经上课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那一刻的幸福与喜悦,也许只有曹平周一个人能感受得到。

耕耘三十载,不忘薪火相传

从最初的一切安排听指挥,到后来有了学医的理想,再到后来受人指点进入了如今的研究领域,曹平周如此评价:“无论在哪个领域,他都能根据需要充实自我,努力使自己适应环境。”曹平周原来是学建工的,也就是工业与民用建筑,到了以水利为特色的河海,他又继续学习了水工建筑;如今身为土木与交通学院的副院长,他依旧没有停止学习,还在积极学习着交通方面的专业知识。这一切来源于他从小练就的适应能力,也来源于内心的那一份责任感。

曹平周自己也坦言:“我现在是个老教师了,早晚有一天也要退下来。目前,河海的希望在青年教师。”做好青年教师的“传帮代”是曹平周目前正在努力做的一件事。他自己介绍到:“我带的这些年轻老师是真有压力的,比如说我去上课,我的教案不给他们看。我要求他们自己准备教案,然后去听我怎么讲,你的和我的有什么差距,这样提高就快了。”

曹平周在教师的舞台上辛苦耕耘了这么多年,留下的另外一笔宝贵财富是他出的那一本本书。他刚刚来到河海时,团队的人很少,少到只有两个人。那时候,曹平周天天上课,赶场子般地给土木、交通、力学和试点班上课,正是那段教学经历让他深深感受到此时选用的教材知识面有点窄,为了适应社会新的需要,突出河海的水利特色,曹平周萌发了自己写书的念头。暂时没有管理任务的曹平周内心很静,虽然忙于备课授课,但那是他的兴趣所在,日子过得也比较自在。天时地利人和,一本优秀的教材面世了。他自己这样形容到:“这本书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现在是第三版,是江苏省的精品教材,也是电力出版社的精品教材,还是国家十一五规划教材,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谈到以后的打算,曹平周说他准备做三件事。第一,构思《钢结构》教材的第四版,努力做出“国家十二五规划教材”。在他看来,一个教师应该在做了很多年的教学工作之后,把自己的教学积累和总结汇聚成一本大家认可和愿意用的教材,这是他的奋斗目标。第二,紧抓课程建设。他再次感谢钢结构团队成员的支持,表示还会一如既往地向着国家精品课程迈进。第三,注重青年教师的培养,他说:“青年教师是河海的希望,年轻教师的培养是我们这些老教师义不容辞的责任。”(邓星宇)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入口 | 联系我们 | 校内链接 |
| 河海大学·校报编辑部版权所有 © 2005-2006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本网站由 思源网工作室 设计开发
投稿 留言